微信拍卖或将迎来另一番景象

    文章来源:中国互联 更新时间:2015-5-19 14:49:03
分享:
仅两年时间,微信拍卖就已蹿红网络。
2013年3月,《城市画报》微信拍卖平台率先启动,拉开了微信拍卖的序幕。如今,活跃在微信领域的拍卖群已经迅速扩张。在微信公共平台,拍卖方将拍品的简短介绍、图片上传到平台及朋友圈,只要你关注该平台,均有资格参与竞拍。有些微信平台还构建了线下营销和线上移动端拍卖模式。在这里,买家只需在有网络和微信的状态下,动动手指就能轻松完成交易。它直接降低了艺术的参与门槛,比如“阿特姐夫微信拍卖”的群体以艺术从业者、媒体人和画廊从业者为主,他们都是当代艺术圈中的中小藏家,有收藏的需求,但是碍于传统拍卖的高门槛等因素,于是选择退居微信平台寻找心仪合适的艺术品。
“阿特姐夫微信拍卖”创建者胡湖坦言:“我们锁定的客户都是艺术行业内的人群,它更像是一个小圈子,围绕着某个人、某个机构、某个品牌,聚集起来进行交易。”
无底价、小名家是绝大多数微信拍卖的基本特色,成交价多在3000元左右。有的微信拍卖短短一周就能卖掉近50件作品,成交率高时能达到100%。
这种火热销售在经过2014年之后更为理性,却还在上演。当然,对于微拍这种尚在萌芽发展中的事物,业内人士对它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既有肯定的追随者也不乏质疑之人,如今,真正做出成绩与规模效应的微拍机构还不多。
“微信拍卖是买卖交易的一种方式,肯定有其存在的道理。随着科技的进步,从物理空间和时间成本上来说,互联网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变,就是移动端拍卖发展的机会。”北京中恒信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茜表示,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我们需要不断自我挑战和创新,把价值服务作为标准,利用互联网的便捷性,不受空间和时间的制约,为买卖双方提供服务,让其价值利益最大化。
作为一种新的交易形式,微信拍卖从肇始就已经获得了太多的关注。对买家来说,质量与真伪永远是最难攻克的障碍。此外,越来越多微信拍卖的崛起,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可能造成微信拍卖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在胡湖看来,拍品的品质的确是微信拍卖面临的一大难题。“微信拍卖降低了交易的门槛,如果你开一间画廊的话,需要投入租金、人脉、艺术品等高成本,然而微拍听起来就是随便建个群,网上征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可以上拍,但其实为了保证品质,从征集开始,我们就面对和传统拍卖一样的问题,这是非常难的。” 也正因为这样,胡湖坦言,拍品的品质决定了微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体量很大的交易平台,因为发展速度、交易额都存在不确定性。
杨茜认为,“现在所谓的基于微信的各种拍卖群,或者以‘微拍’名义进行的不同竞价活动,应该强调主体的资质,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通过正规合法的资质手续赢得微信和买家的认可”。
事实上,随着微拍的迅速兴起,各种各样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艺术评论人赵子龙曾说,“微信拍卖本质上并不是拍卖,实际上仍然是一级市场的销售。拍卖的特性,要求艺术品单价高达几万元,而这在传统定价体系内比较困难。此外,价高者得,也要求参与者必须具备基本的鉴赏能力”。
外界的质疑、不理解接踵而来,微拍的生存现状堪忧,很多人叹道,它离瓦解或许不远了。
“随着互联网在艺术行业的渗透,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希望去创新、颠覆,然而,盲目对未来的期待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冲动、为了创新而创新才走向错误的模式。新的形势只是一个表象,其实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与传统拍卖并没有什么区别,艺术市场本身的运营规则也没有改变。”胡湖表示,微信拍卖很容易在最开始运营时让你尝到甜头,这会让你轻信自己的眼光,好大喜功,自以为是,只有正确的做事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让微信拍卖更好地生存下去,胡湖呼吁,微信拍卖应该进一步专业化,无论是作品的选择,还是面对人群的挑选,应逐渐走小众化精品路线。
“微拍仅仅是载体形式不同,并没有实质的改变,改变的只是承载的工具而已。”杨茜表示,只要解决以下三个核心问题,微信拍卖就不会轻易被淘汰:第一,拍卖主体是否具备拍卖资质;第二,是否有国家注册拍卖师主持;第三,是否收取保证金以及获得工商部门的合法备案手续,还要保证拍品必须是价高者得之的原则。
据了解,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立项《网络拍卖规程》,艺术品网络拍卖或许今年起将有法可依。随着国家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微信拍卖或将迎来另一番景象。

中国互联微信建站,还需有top云主机,友情提醒:微信建站免费试用,top云主机买1年送14个月,买多送多,代理更优惠.
在线咨询
  • 在线时间
  • 8:00-21:00
微信拍卖或将迎来另一番景象-中国互联

微信拍卖或将迎来另一番景象

    文章来源:中国互联 更新时间:2015-5-19 14:49:03
分享:
仅两年时间,微信拍卖就已蹿红网络。
2013年3月,《城市画报》微信拍卖平台率先启动,拉开了微信拍卖的序幕。如今,活跃在微信领域的拍卖群已经迅速扩张。在微信公共平台,拍卖方将拍品的简短介绍、图片上传到平台及朋友圈,只要你关注该平台,均有资格参与竞拍。有些微信平台还构建了线下营销和线上移动端拍卖模式。在这里,买家只需在有网络和微信的状态下,动动手指就能轻松完成交易。它直接降低了艺术的参与门槛,比如“阿特姐夫微信拍卖”的群体以艺术从业者、媒体人和画廊从业者为主,他们都是当代艺术圈中的中小藏家,有收藏的需求,但是碍于传统拍卖的高门槛等因素,于是选择退居微信平台寻找心仪合适的艺术品。
“阿特姐夫微信拍卖”创建者胡湖坦言:“我们锁定的客户都是艺术行业内的人群,它更像是一个小圈子,围绕着某个人、某个机构、某个品牌,聚集起来进行交易。”
无底价、小名家是绝大多数微信拍卖的基本特色,成交价多在3000元左右。有的微信拍卖短短一周就能卖掉近50件作品,成交率高时能达到100%。
这种火热销售在经过2014年之后更为理性,却还在上演。当然,对于微拍这种尚在萌芽发展中的事物,业内人士对它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既有肯定的追随者也不乏质疑之人,如今,真正做出成绩与规模效应的微拍机构还不多。
“微信拍卖是买卖交易的一种方式,肯定有其存在的道理。随着科技的进步,从物理空间和时间成本上来说,互联网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变,就是移动端拍卖发展的机会。”北京中恒信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茜表示,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我们需要不断自我挑战和创新,把价值服务作为标准,利用互联网的便捷性,不受空间和时间的制约,为买卖双方提供服务,让其价值利益最大化。
作为一种新的交易形式,微信拍卖从肇始就已经获得了太多的关注。对买家来说,质量与真伪永远是最难攻克的障碍。此外,越来越多微信拍卖的崛起,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可能造成微信拍卖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在胡湖看来,拍品的品质的确是微信拍卖面临的一大难题。“微信拍卖降低了交易的门槛,如果你开一间画廊的话,需要投入租金、人脉、艺术品等高成本,然而微拍听起来就是随便建个群,网上征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可以上拍,但其实为了保证品质,从征集开始,我们就面对和传统拍卖一样的问题,这是非常难的。” 也正因为这样,胡湖坦言,拍品的品质决定了微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体量很大的交易平台,因为发展速度、交易额都存在不确定性。
杨茜认为,“现在所谓的基于微信的各种拍卖群,或者以‘微拍’名义进行的不同竞价活动,应该强调主体的资质,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通过正规合法的资质手续赢得微信和买家的认可”。
事实上,随着微拍的迅速兴起,各种各样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艺术评论人赵子龙曾说,“微信拍卖本质上并不是拍卖,实际上仍然是一级市场的销售。拍卖的特性,要求艺术品单价高达几万元,而这在传统定价体系内比较困难。此外,价高者得,也要求参与者必须具备基本的鉴赏能力”。
外界的质疑、不理解接踵而来,微拍的生存现状堪忧,很多人叹道,它离瓦解或许不远了。
“随着互联网在艺术行业的渗透,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希望去创新、颠覆,然而,盲目对未来的期待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冲动、为了创新而创新才走向错误的模式。新的形势只是一个表象,其实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与传统拍卖并没有什么区别,艺术市场本身的运营规则也没有改变。”胡湖表示,微信拍卖很容易在最开始运营时让你尝到甜头,这会让你轻信自己的眼光,好大喜功,自以为是,只有正确的做事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让微信拍卖更好地生存下去,胡湖呼吁,微信拍卖应该进一步专业化,无论是作品的选择,还是面对人群的挑选,应逐渐走小众化精品路线。
“微拍仅仅是载体形式不同,并没有实质的改变,改变的只是承载的工具而已。”杨茜表示,只要解决以下三个核心问题,微信拍卖就不会轻易被淘汰:第一,拍卖主体是否具备拍卖资质;第二,是否有国家注册拍卖师主持;第三,是否收取保证金以及获得工商部门的合法备案手续,还要保证拍品必须是价高者得之的原则。
据了解,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立项《网络拍卖规程》,艺术品网络拍卖或许今年起将有法可依。随着国家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微信拍卖或将迎来另一番景象。

中国互联微信建站,还需有top云主机,友情提醒:微信建站免费试用,top云主机买1年送14个月,买多送多,代理更优惠.
在线咨询
  • 在线时间
  • 8: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