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听吴洪声聊腾讯收购和开放合作

        文章来源:中国互联 更新时间:2013-8-16 14:04:08
    分享:

    腾讯旗下的DNSPod刚把阿里旗下的万网超过,成为中国域名解析(DNS)第一名,服务的网站超过150万。这个超过是有含金量的,不是腾讯牛,而是DNSPod的创始人85年的吴洪声牛。因为万网是中国最大的域名注册商,很多人注册域名就自动默认选了万网的DNS,可能连DNS是啥都不知道。而吴洪声不做域名注册,只做DNS,客户都是冲口碑来的。这就好比做游戏干过了腾讯,做在线支付干过了支付宝。

    DNS跟云计算息息相关。这也是阿里收万网、腾讯收DNSPod的背景。这是下一个万亿市场的节点。由此,峰哥找吴洪声聊天。

    孕峰:腾讯收购你是怎么回事。

    吴洪声:2011年我做到了一定阶段。感觉凭个人力气下去,路挺难,政府政策也不确定。就想找家大公司,上一个台阶。腾讯和360都有谈。但若给360,就得整合进360的体系,它们刚上市,内部还没理清楚。但腾讯的条件是,让我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独立发展。

    孕峰:看来巨头有远见,那么早就布局。你找腾讯还是腾讯找你。

    吴洪声:腾讯主动找我。之前我跟腾讯的人都没见过。忽然就有人打电话说,腾讯的联合创始人和CTO张志东,tony,要来见我。当时我觉得这是开玩笑。结果tony真就一个人跑到烟台来了。他说,欣赏我一个人做一件事。

    Tony认为,DNS是互联网底层的东西,应该保持中立,是一个类似公益的产品,不要受到太多腾讯的影响。若并进腾讯,就会受到公司战略的影响。DNSPod是唯一一家被腾讯收购但没被挂到某个事业群下面去的公司。这是tony当时定的调。

    孕峰:什么叫独立发展?腾讯总得有个方式管你吧。

    吴洪声:我上面是卢山负责的技术和工程事业群(TEG)。但我的KPI不是盈利,是用户。定下战略就去做。我的工资和整体预算是大老板定,我下面人的公司是我来定,跟KPI没关系。Tony会每周问问我们的事,给我出主意,但怎么做还是我自己定。有一次我想招人,tony说不要急。当时我不理解,还是招了人。但后来就理解tony了。

    孕峰:腾讯当时为什么收你。

    吴洪声:我不大清楚腾讯的长远规划。Tony就说,你自己找路子,自己创新。

    孕峰:这应该跟云端的布局离不开。万网不就被阿里收购了。现在被阿里整合一起,向企业提供从建站到推广到云计算的一整套服务。域名注册和DNS是个吸纳客户的入口。将来能跟阿里、亚马逊一较长短的还是腾讯。

    吴洪声:那个我不好说。不过DNS是云平台必不可少的一环,也是核心的一环。云平台包括计算、存储、调度、分配。DNS对应的就是调度。DNS出问题,所有资源都没法调度,会瘫痪。比如一个飞机场有两条跑道,但飞机多了压力大了,就需要再开一条跑道。得有人去通知飞机去新开的跑道。DNS就是那个通知的人。飞机等于用户,跑道等于服务器,机场等于云平台。

    孕峰:我不懂DNS。你简单解释下。

    吴洪声:相当于114。你想打电话给“峰哥”,但不知号码,就打给114,114知道峰哥的号码,就自动帮你转过去了。相应的就是,你想上百度这个网站,但输入baidu.com是访问不了百度的内容的,得通过一个DNS的指路,指到一台百度的服务器上,你才能用上百度。

    DNS是用户进入网站内容的节点。有一夫当关的意思。两年前百度打不开,就是被黑客黑了百度在美国的DNS服务商。一般而言,大网站不容易被直接攻击,比如百度有几十万台服务器,对抗实力很强,那就自然转而攻击DNS。DNS瘫痪,你服务器再多也没用。

    孕峰:你做大靠什么。

    吴洪声:从06到09年,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做。

    因为之前我一直做个人站长,碰到很多服务器部署的问题。中国的电信网路是南北分家。联通的服务器,在电信的地盘就慢;电信的服务器,在联通的地盘也慢。我就根据来路的不同IP,分配到不同运营商的机房的服务器。这样网站访问就快起来。

    还有就是这个江湖里一直有很多黑客攻击,我这里一个月几百次。当时很多独立的DNS服务都是用开源软件低成本搭建的,扛不住攻击。而且稳定性和程序效率都不好。我就专心的克服和优化,有专利算法,能扛住99.99%的攻击。只做了一年多,07年底我就是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第一了。象银联、华为、暴风、易讯、58都是我的用户。

    孕峰:我一直不敢相信你服务这么多公司,却是一个人。你的收入呢。

    吴洪声:到09年注册公司前,都是我一个人。一直免费,但那些网站用了我的服务不给钱就心理过意不去,就自愿的给我提供服务器和带宽。06年VERYCD就给了五台服务器,我们私交不错。360也给过服务器。我一直不需要花钱去买这些东西。若花钱,当时一年要十几万,2011年需要几百万。

    互联网里有不少这种情况。大家相互支持。主要还是看项目的创始人的社交圈子。

    09年出了一次事故。我们被黑客攻击,使用我们的DNS的暴风影音程序里有BUG,导致全国断网,闹得很大。那时开始就越来越多人知道DNSPod。我开始觉得这个事可以专心干下去。就注册公司,那时只有7个人。直到2011年被腾讯收购,那时20个人。

    孕峰:阿里云和亚马逊自己也有DNS。跟你相比如何。

    吴洪声:当然是我们更专业,稳定性好很多。但一个用户迁移DNS的成本高。要好几天生效。这几天会有流量流失。所以我们能做成DNS第一是很强的。在国内,现在DNSPod基本就是DNS的代名词。

    孕峰:将来腾讯云上线,会把你集成进去吧。反过来,你的用户也可以成为腾讯云的用户。

    吴洪声:现在DNS的用户确实需要云平台。一对接上就可以直接使用。能节省大量成本,只会用到1/3的资源和花费。

    孕峰:现在你们有类似的合作了吗。比如相互导入用户,一站式服务。

    吴洪声:比如我们接进来了安全宝。我的用户可以一键开通,使用它的服务,不需要两边跑,两边确认。我给它带用户,是因为用户需求强烈,比如扫描服务器漏洞、网站加速、防黑客攻击。是三方都赢。

    比如域名注册,我们不打算做,就可以接入其它的域名注册商。比如存储,我们跟又拍云合作,双方用户打通,统一登陆接口。比如Ucloud,类似阿里云,也把我们集成进去,直接用我们的DNS服务,用户用起来更简单。

    开放互助,整合成一站式服务,是个趋势。

    孕峰:你85年的,真是粉嫩。之前在干嘛。

    吴洪声:专职做DNS之前,我在Myspace中国,朋友介绍进去的,负责推广开放平台,让第三方来myspace开发APP。但没做起来,概念太新了。05-08年帮朋友的公司创业,带带人,写写代码。再之前就在学校,一个中专,一边搞个人网站,音乐、论坛什么的。挣的钱够我和妹妹的学费,也给家里买了房子,十几万吧。但没毕业就出来了,老师和校长都觉得我在学校是浪费时间,耽误了,还不如出去。

    孕峰:你当时在myspace的工资多少?腾讯收你多少钱?

    吴洪声:1万多。4000万。

    孕峰:你一直在烟台做DNS?没想过出去?在这里干有什么好和不好?

    吴洪声:烟台生活节奏慢,合适专心搞研究。但太难招到合适的人才。所以有时的确很想在一线城市开个分公司。

    在线咨询
    • 在线时间
    • 8:00-21:00
    Х眩哺依锫蛄朔孔樱竿虬伞5槐弦稻统隼戳耍鲜托3ざ季醯梦以谘J抢朔咽奔洌⑽罅耍共蝗绯鋈ァ

    孕峰:你当时在myspace的工资多少?腾讯收你多少钱?

    吴洪声:1万多。4000万。

    孕峰:你一直在烟台做DNS?没想过出去?在这里干有什么好和不好?

    吴洪声:烟台生活节奏慢,合适专心搞研究。但太难招到合适的人才。所以有时的确很想在一线城市开个分公司。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百度贴吧百度空间搜狐微博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